施建中|也说“标题党”

1

网络时代的写作,有一种被称作为“标题党”,戏称而含有贬义。

略微概括一下,便有好多种:

文不对题:说的只是“A”,题目却是“B”;

歪曲误导:说的只是“D”,题目却要加点料,成了“p”;

夸大其辞:说的只是“C”,题目中搞全了,便变成了“O”;

以点代面:说的是ABCDEFG一直到Z好多件事,题目中却只有“F-U-C-K”。

。。。

读此类文章,再看后面评论,基本上都是“嬉笑怒骂”、“讥讽挖苦”,而且是全冲着小编去了。。。

以此,文章也就早已失去了本来的意义,

而变成了一种娱乐。

2

读标题党的文章,往往最直接的一种感觉便是:

不舒服

比如题目是“B”,等看完却发现只讲了一半,是个小小的“D”!

那感觉,

就像尿了一半突然刹车,不舒服、难受!

。。。

我读硕士时有位台湾师弟,这家伙比较小气,有一天却突然大方起来了,非要请我去鸡鸣寺吃素斋,而我之前从没吃过,于是便去了。但等到菜陆续上来,除了绿色蔬菜外,还有“鸡鸭鱼肉”,我便很诧异,而该同学则边介绍、边赞叹,说所用食材却都是素的,做得好啊!“色香味形”俱全,快尝尝!我是爽快人,便猛吃起来。头几道还可以,但越吃越不舒服,至宴罢散席时,则恶心反胃得几乎要吐了!

为什么呢?

主要是看着、闻着是“鸡鸭鱼肉”,心理便有一个“预期”,想着也应该是“鸡鸭鱼肉”,但到嘴里却是另外一番味道,算是白白分泌了好多唾液。。。这种矛盾太难克服了!

。。。

有时想着好玩,不知道和尚们持戒,对着“素鸡”、“素鸭”,心里面想着的到底是“素”呢?还是“鸡鸭”?。。。

或许是众生平等而心如止水、古井不波?

那倒是真正的高僧大德了。

3

高僧大德毕竟少,凡夫俗子却是多。。。

书画圈也不例外,也是有“标题党”的。

略微举例,就不止N种。

。。。

但还是不要举例了吧,

情况一目了然,实在不用举例!

一切简单如童话,更何况童话里还有位讲真话的小孩呢。

另外也不要扒人内裤吧,总得给人留一点面子!

且发张图片,

你懂的、我懂的、大家都懂的,哈哈。

。。。

4

“标题党”们有问题,问题就在“名”、“实”不相符。

艺术家”们有问题,问题也在“名”、“实”不相符。

但这只是“名”大于“实”的不相符。

假若“名”、“实”相符呢?

那还真的没问题!

但假若是“实”大于“名”呢?

。。。

这也是一种“名”、“实”不相符吧,

有问题吗?

。。。

相信很多人会说:

没问题啊!

我却说

有问题!!

。。。

什么问题?

。。。

观众的问题!

5

几年前曾在微信上看到过一个故事,说美国一个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做了一个实验,他带着他价值昂贵的古董名琴在一个地铁站内拉着他的成名曲目,但“卖艺”的效果是观者寥寥,所得微微;而他以往在音乐厅的演奏会却是门票昂贵,且是一票难求。两种场景,反差何其大也!

我看过之后也是很有感触。

当时是范扬老师中国美术馆开个展邀我去观展的回程路上,既有空,且有感,便作了首“歪诗”,把这个故事转发出来了。

大家从中可以看到我对范扬老师的佩服。

同时,也有我的一些观点:

简单讲就是:“实至名归”四个字,但要复杂讲则啰嗦了。。。

但是后来我仔细考察一番,觉得这个观点也是要修正一下的。

我认为:

先前这么讲是有问题的,

其实范扬老师的“名”与“实”也不太相符。

。。。

确切地讲:是他的“名”还是略小于他的“实”!

但是,“问题”其实不在于范扬本身,

而是在于一般观众,在于他们的不理解。

我说这番话似有吹捧之嫌疑,说不定有人看到此处便开始骂我了。

不过没关系。

前一阵就有些帖子在“骂”范扬。

但是,我看过之后却是笑了。为什么呢?写得如此不专业,到底是在“骂”他呢?还是在“捧”他?要知道,“批评”也是一种宣传哦!

如要假设一下(当然只是假设),有一天我和范扬“翻脸”了,便想去“骂”他。但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总归要在画上来“批倒”他,瞎骂是既没意思,更没道理的。然而,以我这么专业的水准,我却找不到他有什么缺点。。。

试想:

能山水人物花鸟、工笔写意、古今中外题材一气贯之的笔墨,而成自家面目,翻翻中国绘画史,再看看当今之画坛,有几人能做到?!

所以,你可以说“不喜欢”,但真的是不能说范扬画得“不好”。

其实范老师的这种境界已经很难以“广博”或“专擅”来概括,因为无论“大”还是“小”,他都能以“一画”而化之。但遗憾的是好多人的认识既没到专业程度,且又参合其它一些非专业的因素,而认为范扬自言“可以排前五名”是“极端狂妄”、是“大言不惭”!其实他们是真不明白这样的一种自信,以及自信的背后的实力所在。

“名”对于范扬老师,其实已经不重要了。

至于我所说的“名”略小于“实”,其实只是一般观众的问题。

。。。

或许有人不同意我的话,但也没关系,

反正范扬本身就是一个高度,真的是没有多少人能企及的。

6

1990年我在南师大美术系上学时,有一阵子总泡在图书馆,有次读到陈传席老师发表在《江苏画刊》上的一篇文章,题为《评几位所谓“新文人画家”及其他》,而文中所谓的“其他”,其实也就两位“青年画家”(都是我老师):范扬和黄柔昌。二十八年过去了,当时的“青年画家”则早已是成果卓著、声名远播。

但在我看来,他们的“名”还是小于他们的“实”。

尤其是黄柔昌老师!

陈传席老师在文中说“黄柔昌的画很孤立,其实格外难得”。

而这些年,黄老师一直是安静、恬淡,沉浸在他自己的艺术世界里,也不怎么出门。我有时候去看他,谈多了便就“放肆”了,“批评”黄老师说“外面太多怪力乱神,您真神不现,何以正本清源?”

但黄老师只是笑笑,很是谦和。

客观地讲,当下的一些工笔画真的还不错,但也只能说“画得不错”而已,真要让我佩服的,却是少之又少,而黄柔昌老师却是极少中的一位。

有时候碰到一些画工笔的,声言不知道“黄柔昌”,我便说“那你还没入门呢”;

有时候碰到一些画工笔的,声言不知道“黄柔昌好在哪里”,我便说“那是你真的不知道好歹”!

。。。

我说得过分了吗?

真的没有!

看看我发的黄老师的画吧!

7

有句话叫做: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!

其实在我看来,“名”、“实”相符者往往十之八九,因为这是客观事实,实在不需太多解释。

而我们看问题,也是要力求客观。

如要单单论其一二,

也不必太把焦点放在“标题党”和“南郭先生”上面,毕竟“虚名”与“实力”一对照,便可立判高下;无论身穿多少“外挂”,还是头顶多少“光环”,只要练就一双透视眼,那有没有穿内裤则可一眼便知。

在两种“名不副实”中,

我们揭露和嘲笑“名”大于“实”,那是在批评;

我们发现和赞美“实”大于“名”,那是在建设!

批评重要,建设更重要!

这才是专业的态度。

至于“标题党”,

那不过是个笑话罢了!

不是吗?

施建中

2018年3月29日

发布者:lona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m.juyishu.com/article-5217.html

如果此文侵权可以 :举报文章

相关推荐

现代汽车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李赫埈常务Hyundai Blue prize自2017年举办以来,一直鼓励和接受来自不同领域及专业的艺术爱好者。为了让更多怀揣艺术梦想的青年朋友参与其中,第二届Hyundai Blue prize将招募时间延长至2个月。自2018年3月23日开始,报名者可将...
查看更多
2018年3月25日,中国舞台美术学会第九届领导班子就职典礼暨2018工作年会在京召开。新的领导班子揭晓,中国戏曲学院舞台美术系书记曹林教授连任会长一职。总结回顾上一届工作成果之余,对于未来四年的前瞻性规划必不可少,值此契机,艺术中国记者专访连任会长...
查看更多
夏洛特?萨洛蒙和她的祖父母在阿姆斯特丹,1939年,犹太文化博物馆。夏洛特·萨洛蒙(Charlotte Salomon)是一位德裔犹太艺术家,20世纪40年代,在躲避纳粹的同时,她在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创作出了叹为观止的769幅画作。她的作品引起了广泛的关注,通过她的画...
查看更多
吴冠中唯愿作品能抵得上牛肉我长期写生水田。有一次从水田中观望四周田埂线的组织,很入画。我脱掉鞋站在水田中构思,感到站着所见不如坐下所见更稠密,但水田里无法坐下, 情急中便蹲着画,一味追求感受,顾不上久蹲之累。一条水牛在我近旁来回耙田,我突然...
查看更多

打赏